vfvbhb45

【雷太】自作自受的太子殿下(上)

  没有人知道雷王星太子是一位同人巨巨——而且只写雷狮总受。

  最开始,太子殿下只是去星网上了解一下他那位愚蠢的欧豆豆近况,毕竟关注雷狮的一举一动已经是他的日常项目。

  在雷狮离家出走去当海盗后,太子殿下改为从似真似假的流言里了解雷狮的生活。

  他没发现这行为有多么奇怪,搜集雷狮的秘密已经成为习惯。

  一篇安雷的史诗巨作摆在他面前,在不小心点进去匆匆浏览后,太子殿下震惊了!

  竟然会有人敢上他弟弟!?

  那可是雷狮啊!

  他在内心痛斥了雷狮的堕落,然后义愤填膺得……入坑了。

  他恶补了所有安雷同人——那时候同人还不多,毕竟凹凸世界里像太子殿下一样闲着去磕同人的人不多。

  翻着寥寥几篇新文,太子殿下利用特权把当初凹凸大赛的视频备份弄到手,然后让他的幕僚给他剪辑出一个宣传PV。

  幕僚:……

  然后皇宫里的人开始传太子殿下已经被雷狮气疯了。

  幕僚虽然觉得自家主子脑子有病,但还是认真完成了他的命令。

  太子殿下的幕僚能力果然出色,那个视频一出,立刻引起轰动。哪怕雷狮和安迷修之间纯洁得连芝麻大的暧昧都没有,可是BGM一响,观众都能看出他们相杀之下纠葛的情愫。

  恩。

  雷狮目前仍然一无所知。

  随着PV的病毒式传播,雷王星太子现在有足够的粮吃了。

  同好小组应运而生。

  人类啊,永远不知满足。

  太子殿下开始挑剔文的质量,没有一篇文能够正好合他心意,当然他还是有一点理智没有命令幕僚替他写文,毕竟没有爱写出来的同人不是真正的同人。

  太子殿下想起他的幕僚风采斐然的报告……不,要坚定一点!

  所以太子殿下自己开始写文。

  这是一个艰难的开始,太子殿下看文的时候并不觉得多别扭,自己上手时,才感受到迟迟到来的羞耻心。

  他笔下的角色要怎样才能捕获雷狮的关注,怎样说话才符合雷狮的性格。

  太子殿下的处女座难产了一个月,然后悄咪咪披着马甲发布在了星网上,广受好评。

  自此,太子投身于雷狮的同人事业不可自拔。

  日常工作加了剪辑视频MV的幕僚冷漠脸:呵呵,雷王星迟早药丸。

  同人风越吹越大,终于吹到了当事人的耳朵里——不是雷狮,是安迷修。

  最后的骑士内心满脸血泪,他耐心听完艾比小姐兴致勃勃的八卦后,义正言辞得否决了自己和雷狮之间的不正当关系。

  不不不,他们没有一见钟情!

  不不不,他们没有打情骂俏!

  不不不,他们没有在殇殒之窟、水晶之森、巨菇林地、星垂之野等等叫得出名字的地方“大战三百回合”。

  安迷修决定远离雷狮,虽然他们本来就没多少接触。

  与此同时,帕洛斯是雷狮海盗团里第一个知道这个风暴的人。毕竟,他混圈。

  最开始他完全是把这个当作减压娱乐,每次他被雷狮压迫摧残后,追个一百篇ALL雷狮虐心高肉文,心情不要提有多舒爽。

  有一阵子,帕洛斯瞅着雷狮和那个安迷修,眼神都不对了。

  但是最近,圈里一位著名的太太萌了帕雷,一切就有些不妙。

  帕洛斯感觉背脊发凉。

  这个要是让雷狮看见了,九条命都不够雷狮削他的。

  圈里出了名符合人物性格的太太,是怎么认为他有胆子和实力把雷狮按在桌子上操的。

  帕洛斯非常珍惜生命的!

  雷王星太子心情愉悦,他刚刚完成了一篇帕雷肉文。

  他最近在努力攒稿子,凹凸世界第一届同人展会要开始了。

  他出了一个ALL雷狮本,要求幕僚负责替他设计封面和插画。

  这次,太子殿下准备亲自去现场。

  雷狮一拳打爆了显示器,呵!他勾起唇角,露出一个凶残的笑容,好!非常好!戾气张狂得肆虐,如同恶鬼修罗。

  帕洛斯缩在角落里装蘑菇。

  嘤。

 


【雷太】养虫子23

  “刚刚想说什么?”雷狮埋进雷蒙的脖颈,雌虫的气味有点乏味的淡,但是出奇得讨雷狮喜欢。

  雷蒙眼睛闪烁了一下,“您想要我以什么交换?”

  “恩?”雷狮带着鼻音,他漫不经心得应了一下,却没认真听进去。在这个无聊透顶的雄虫会议后,他只想要来点消遣。

  雷蒙回来以后就已经换了衣物,松松垮垮的睡袍搭在身上,并没有系紧,雷狮一低头就能看见雷蒙精瘦的腰部,一些细小的疤痕散落在上面。

  当时这些伤疤该有多深,才能留在雌虫身上。

  雷蒙在雷狮抚摸自己的瑕疵时,有些不自在。它一直清楚自己的身体算不上好看,战虫一旦战斗起来,可不会注意这些,和雄虫把弄的政治不同,雌虫的晋升实打实的军功。

  当初……当初凯恩对此也颇有微词。

  “雄主……”雷蒙抓住了雷狮的手,在雷狮停下来看着自己时却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
  到这个地步,雷蒙虽然还弄不清雷狮的意图,但是它能确定雷狮是愿意保它的。

  雷蒙回来的时候一直在思考,自己能用什么来支付雷狮施以的援手,自己又有什么是它看得上的。

  “你又在胡思乱想了。”

  雷狮笑起来,他没有收回被抓住的手,欺身上前。雷蒙被完完全全困在酒台和雷狮的怀里,呼吸间都是雄虫的气味。

  “这个毛病倒是一样的。”雷狮从前很讨厌自己大哥多疑的性格,整天针对他使手段,虽然毫无作用,但是烦人。

  不过现在这个大哥这样看起来竟然有点可爱。

  雷狮掰开雷蒙的嘴唇,食指按住下唇,慢慢得探进湿润的口腔,舌头微微颤抖,不知所措的僵在里面。

  中指也伸进去,两指猫捉老鼠般戏耍得捏住舌头,口腔艳红的情色勾引着人去攫取。

  涎水不受控制得滴落,打湿了衣领,雷蒙有些尴尬,它在雄虫面前丑态百出,恨不得立刻展翅逃离,把现在这副蠢样抛诸脑后。

  “无论我说什么,你都会照做对吗?”

  雷蒙僵硬又略带羞耻的表情尽收眼底,雷狮心情不错。他摸着雌虫细密的伤痕,低垂下眼睛略一转念,他抬起头凝视雷蒙,笑容危险而恶意,“我想要你带上项圈。”

  雷蒙愣了一秒,它先是下意识回头,想着这种东西都在卧室的隔间里。然后才是生出抗拒,雷蒙不喜欢那些冷冰冰的器具。

  “爬去拿来。”雷狮压低声音,引诱着低语,“你会是一只乖狗狗吧。”

  内心仍在天人交战,雷蒙的动作没有一丝迟疑,它直挺挺跪倒在地,从雷狮脚边蹭过去,它手掌着地,地毯厚重柔软,雷蒙却觉得像是被针扎一样,泛起细细密密的疼痛。

  臣服的羞耻让它不敢抬头,雷蒙不习惯这种情趣。

  雷狮跟在雷蒙身后,雌虫的动作优雅而危险,像一只丛林漫步的野豹。

  苍白的臀肉随着跪行一抖一抖,虽然雷蒙尽力维持体面,可是大腿内侧蜿蜒滴落到地毯上的淫液对它的欲望显露无遗。

  雷蒙已经被挑起性欲,它扫了一眼,迟疑得回头看看靠在门边的雷狮,然后张开嘴咬着项圈,爬到雷狮前面。

  雷狮拿下项圈,扣在雷蒙苍白的脖颈上。他的哥哥和漆黑的项圈很配,映射出莫名的情色。

  “你知道吗?”雷狮蹲下来,捧住雷蒙的脸,他皱着眉,却笑着,“我竟然有些喜欢你了。”

  雷狮从来不自欺欺人,在他有点被雷蒙分心时,他就觉察到不对劲了。

  “雄主?”

  雷蒙蹭了蹭雷狮的手,它对雷狮的话不放在心上,它这个弟弟从来说一出是一出,没什么需要在意的。

  它该乘着雷狮对自己有兴趣时挽留住它的关注和在意,至少把它的蛋生下来。

  雷狮没再强调自己的看法,他根本不害怕自己爱上什么人,两情相悦也好,强取豪夺也罢,雷狮不会为此感觉患得患失。

  感情也是一场征途,而海贼从来不怕冒险。雷狮他的爱情观不是普世价值里能够理解的,他不在意雷蒙会不会喜欢自己,但是在雷蒙胆敢逃离时,雷狮会折断他的翅翼,告诉他属于谁。


【雷太】养虫子22

  雷蒙仰起头,沉默得凑过去,本来目标是嘴唇,但最后关头又一犹豫,偏开头亲了亲雷狮的嘴角。
  唇下的肌肤柔软细腻,和久经沙场的它不同,雷蒙生出了一丝爱怜之意,它的雄主还是个刚成年的雄虫啊。
  现在雷蒙已然记不起曾经自己是多么想把自己的弟弟揍一顿。
  雷狮有点不满,他拉住雷蒙,“你这是骗小孩吧,哥哥。”
  然后就把虫扑倒又好一顿耳鬓厮磨。
  最后半夜在床上同意雷蒙外出后,雷狮又补了一句,“如果你想成为上将,我也是可以帮你的。”
  怀里的雌虫动了动,并没有回应这个不切实际的诱惑。
  第二天,雷蒙真的离开宅邸站在第三军团面前,才生出一股荒谬的实感。
  雷狮为什么纵容自己,它不怕自己潜逃吗?虽然虫蛋需要雄虫的灌溉,但是现在已经一个多月大了,雷狮给的营养充足得让雷蒙有放手一搏的机会。
  雷蒙可以选择逃跑,然后靠运气孕育虫蛋,也可以留下了,面对它越发莫测的弟弟对它的处置。
  “团长!”克里安迎上来,它最近忙得焦头烂额,长官的意外一个接一个。
  雷蒙拍了拍克里安的肩膀,“麻烦你了。”
  “你……”克里安欲言又止,它不清楚现在雷蒙处于什么情况。
  “我是来交接团长之位的。”雷蒙平静得说,它抚摸着办公桌,想着,以后就不属于自己了。
  “什么?!”克里安脸上出现错愕,“可是你不是才刚刚提交了晋升上将的申请吗?”
  雷蒙皱眉,“上将?”
  它一瞬间想起昨晚雷狮的话语,茫然得喃语“它在想什么?”
  雷狮打了个哈欠,看来无论在哪个世界,无聊的老东西都不会聪明一点。
  他是这场高层会议中最年轻的一位,从进来开始,窸窸窣窣的议论和视线都烦人的不行。
  雷狮点了点桌面,有些想离席走人。
  浪费人生。这些雄虫彼此觊觎锱铢之事,虫族的权力掌握在这么一群娇纵又目光短浅的雄虫手里,令人堪忧。
  要不是为了那个技术,雷狮早就撂担子了。
  雷狮按捺住烦躁,只能继续听着那些嘈杂的废话。他的思绪开始散漫,他的哥哥有没有遇见什么麻烦?
  这边的哥哥很蠢,比雷狮原来的哥哥还蠢,如果那时没有自己的出现,他会沦落到哪里。光想想,雷狮都替他操碎心。
  而此时,从军团归来的雷蒙跪在厚实的地毯上,沉默得研究着墙壁的雕花,它长久以来,一直被自我和本能相互拉扯——它渴求着雄虫,同时它痛恨自己的渴望。
  如果可以诞生为雄虫,就能和雷狮平起平坐。但是,它又不愿意成为孱弱无力的废物。
  繁衍本能让它被雄虫吸引,好战自我又让它轻视雄虫,所以雷蒙才算不上一只合格的雌虫。
  它不会毫无保留得为雄虫奉献。
  这样的一只雌虫,的确该被舍弃的。那么,它的弟弟又是以怎么的念头,接收它的?
  “怎么又跪在地上了?”
  低沉的声音带着点懒洋洋的疑惑,雷蒙未曾回头,也能脑补出雷狮单挑起眉毛的模样,肯定是该死的冷静。
  脚步被地毯吸收,雷蒙无法估测出雷狮和自己的距离。在雄虫碰到它时,雷蒙手指动了动,它低垂着眼睛,遮住眼睛,这是它看起来最乖顺的状态。
  “雄主。”
  “恩?”雷狮漫不经心得应了句,抱起不听话的雌虫,他掂量掂量雷蒙的重量,内心嘀咕怎么都没长重。
  雷蒙本来的话语都被雷狮的动作吓回去,它不敢乱动怕伤到雷狮,但压在雄虫的细小胳膊又胆战心惊。
  “让,让我下来!……请求您。”
  雷蒙小心翼翼得缩在雷狮的怀里,什么试探,什么策略都想不起来,它现在只在乎会不会累到雷狮。
  雷狮眯着眼睛,对于雌虫这种把自己当做易碎物品一样呵护的态度已经不陌生,但仍然不习惯。
  明明该被小心对待的是他才对。
  雷狮把哥哥放在酒台上,抬起头靠近他的雌虫,那双慌乱的眼睛看起来非常真实,不像是虚假的玩偶。
  他的哥哥,总是要逼一逼,才露出这么可爱的模样。

【雷太】养虫子21

  “雄主……”
  雷蒙被圈在怀里,雌虫的体型都比雄虫要健壮,所以这样的姿态非常别扭。
  雷狮没觉出不对。这位哥哥有点像他曾养过的巨型犬,忠诚,温暖。他很喜欢那条狗。
  即使叛逆如他,也是有天真的时刻。
  可惜,那只狗死在了不知名的阴谋里。雷狮知道,身为焦点的他,身边遍布危险。
  今天是一只狗,明天也许就是卡米尔。
  雷狮厌倦了权谋下的勾当,有时候看着那个皇冠,他都想发笑。这种东西,不过虚妄。唯有力量,才是真实。
  雷狮离开雷王星的那刻是最自由的。他记得他的哥哥来了,不过雷狮满心憧憬着无垠的宇宙,全然不曾注意过他那位憎恨自己的哥哥为何会在那种时刻到来,也就没留意他的表情。
  或许是来嘲笑自己的选择吧?
  突然,被阴影遮盖下的那张脸闯进雷狮的脑海里,不过他怎么回想,都只是被阳光模糊掉的一片虚影。
  他……是来道别的吗?
  雷狮被自己荒谬的念头乐笑了。
  不可能的。
  雷蒙瞄了一眼明显在神游的雷狮,波澜不惊的面容掩盖住惴惴不安,不知道是否该再呼唤一次。
  “雄主,我明天能出门吗?”
  雷狮被柔软的语调引回注意,他的哥哥不怎么用这种声音说话,雷狮这才发现,自己的哥哥原来有着一副好嗓音。他压低声音,充满了欺骗性的诱惑力。
  “想去做什么?”
  雷狮的体貌已经渐渐稳定下来,那张脸漂亮锋利得像一道闪电,可以震慑任何心魂。
  雷蒙近距离得紧贴着那张面孔,呼吸有些乱了,它下意识垂下眼睛,避开视线,面上依然恭顺平静。
  “只是想交接一下军团的手续。”
  当初它孤注一掷的时候可没想过自己还会活着回到母星。
  “军团……”雷狮捏住雷蒙的下巴摩挲着,他最近非常喜欢这个动作,很多时候他只有从眼睛里捕捉到雷蒙的真情实感。“我都忘了,你那艘军舰可是你的军团那提供的,是吧,哥哥?”
  心沉下去,算总账的时候来了!雷蒙想。
  “请您责罚。”
  雌虫的跪姿标准又低微。
  手中突然失去的触感让雷狮有些不悦,他伸手放在雷蒙的头顶,顺着头发摸到雌虫柔软的耳垂。
  “责罚?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再次对我发难呢?我亲爱的军团长。”
  面前的雌虫虽然恭顺得完全不像有任何危险性的模样,但是雷狮敏锐得察觉到自己的责难说出口时,雌虫肌肉不自觉得绷紧。
  雷狮敢说,如果他下令处理雷蒙腹中的虫蛋,他的哥哥一定会再袭击他一次。
  “请您责罚。”
  雷蒙把头压得更低,眼睛的确是冰冷的决意。它脑子已经转了好几个应对方案,但是安全撤离本宅甚至母星的路线为零。
  房间里的气氛凝结成冰,一触即发。
  雷狮看见雷蒙的手指开始动了一下,下一刻,雌虫已经腾起逼近,爪子直指他的嘴唇。
  最先阻止声音吗?
  雷狮立刻反应出雷蒙的意图,又是挟持?太没新意了。
  “停下,雷蒙。”
  雄虫的命令直截了当,雷蒙根本不能反抗。或许从前雷蒙还能抵抗一二,可是现在标记在身,它完全没一点还手余地。
   雷蒙自知无力回天,它闭上眼睛,沉痛得请求它的弟弟,“雄主,那也是您的孩子,能不能就放过它?”
  “呵,”轻笑声让雷蒙心底一片发凉,下一刻,雷狮把他又拉进怀里亲了亲脸颊,“那你要付出什么代价?”
  雷蒙一脸懵逼,手脚交缠的亲密让它心砰砰直跳,“您,您要什么?”
  雌虫嗅到苗头,又退回壳里装作温柔听话的假象。
  挺有意思的。雷狮的紫瞳里满是兴味,“亲亲我吧,哥哥。”

【雷太】养虫子20

帅的人已经醒来~~~
   ∩∩
  (´・ω・)
   _| ⊃/(___
 / └-(____/
  ̄ ̄ ̄ ̄ ̄ ̄ ̄





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6037216

【雷太】养虫子19


✧٩(ˊωˋ*)و✧

https://m.weibo.cn/6242274368/4279613686958550

养虫子18

感觉自己又一次偏离的大纲十万八千里

【雷太】养虫子17

真的是久违的更新……
  哈哈哈……有意思!
  雷狮咧开嘴无声得笑起来,终于有东西来让他玩玩了。
  “雄主,请您待在这里。”
  雷蒙已经转换状态,他利落干脆得收拾好自己,一瞬间成为了一柄出鞘的利剑。除了站起来时踉跄的步伐,刚刚那场情事完全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其他影响。
  雷狮拉住了即将展翅飞离的雷蒙,他张嘴用唇形示意雷蒙他也要跟去。
  飞船的警报响个不停,雷蒙已经非常着急了,“请您不要胡闹!恕我直言,现在的您就是一个累赘。”
  哦?
  雷狮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得到过这样的评价,有些新奇,但也真是让人不爽。
  他眯起眼睛,右手直接搂上雷蒙的腰,雌虫笔直的腰板又软了下来。
  那 就 解 开 这 个 。
  雷狮指着脖子上的限制器,一字一顿得说。
  “我很抱歉,雄主。”雷蒙冷硬得拒绝,“这是绑架,人质就该带着镣铐。”
  呵。雷狮挑起眉,他发现了,虽然这边的雷蒙对他毕恭毕敬,但是内里和自己世界的大哥一模一样,傲慢固执,完全无法沟通。
  不过比任性妄为,雷狮还不曾输过。
  他放开手,让雷蒙离开。这般痛快的行为有些蹊跷,雷蒙自然也发觉了,这几天,只要是雷狮想做的,从未妥协过。
  雷狮转身,控制操纵台,手指轻快得敲击几个按键,雷蒙没看错,那是在解除飞船防御!
  “雄主,您在做什么!?”
  雷蒙拦住了雷狮,带着几分慌乱。如果飞船的防御装置被解除,它也不能保证雷狮不受伤害。
  雷狮挑起眉,游刃有余得握住雷蒙阻碍的手,意图昭然若揭。
  “外面非常危险!”
  雷蒙铁青着脸强调,要不是顾忌雄虫脆弱的身体,它恨不得一爪子下去把虫子拍晕。
  机舱可是震荡,外面的星盗已经展开攻击。雷蒙调整翅膀来抵御摇晃带来的重心改变。
  雷狮半点没有受到影响,他和这些有翅膀的雌虫不一样,在宇宙航线,飞船的颠簸是最先只能习惯的东西。
  不远处传来电磁炮击中超合金外板的声音,如他所料,这艘飞船承受得住。雷狮之前也去了解了这个世界的宇宙海盗,他们的战舰大多装备着电磁炮,他这几天勘察了雷蒙的这艘飞船,异常坚固。
  不过,飞船主人现在的意志就不怎么坚固了。
  雷狮眯起眼睛,他被雷蒙抱在怀里飞了起来,躲避爆炸的余震。雷蒙已经快速再次开启了防护罩。
  空气中危险的电弧在隐隐跳动,这艘飞船表面的装置让电磁炮被分解成无数电光。
  雷狮喜欢的雷电。
  “您是不要命了吗!”雷蒙气急败坏把雷狮狠狠地摔在墙上,它现在是丧失理智了,什么脆弱的雄虫,什么尊贵的家主,它只想把它弟按在地上揍!
  还未散去的电弧顺着舱身流进体内,雷狮熟悉的力量早就跨越了时空的阻隔回到他的手上。
  这世上,果然是力量最可靠。
  雷蒙撇开头,雄虫嘴角挂着傲慢的笑意刺痛它的眼睛。
  它下意识摸上自己的腹部,短短两个月,它要遭受两次人间地狱吗?
  不过,即使如此,雷蒙不想雷狮受伤。
  它对雷狮没有多少兄弟爱,更不要提对雄主的忠诚,可雷蒙天然不想雷狮遇上危险。
  星盗的炮击没有停下,雷狮隐约听见爆炸声,雷蒙与他僵持在原地。
  一声轻的几乎听不见的叹息。雷狮几乎怀疑自己的听力,雷蒙伸手按在雷狮脖子上的噤声器。
  咔哒。那个枷锁拆了下来。
  雷蒙退开一步,皱着眉注视雷狮一秒后,就转头离开。
  这艘飞船虽然防御机制是顶级的,但是并没有安装匹配的武器。
如果雷蒙不幸落败,至少雷狮可以保全自己。
  星盗们绝不会为难一只珍贵的雄虫。而且,雷狮的精神力,雷蒙相信它可以掌控局势。

【雷太】养虫子15

被屏蔽得没脾气了😂

链见评